含羞草工作室app

夜深人静,顾凡独自在阳台上喝闷酒,眼神有些惆帐,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不是因为冷乐走了,不是留恋那份滋味。

“不一样,和林汐在一起的那份感觉完不一样。”顾凡试图找到其中的原因,但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于是就此作罢。

这个时候,苏慧走了过来,递给了顾凡一瓶啤酒,然后说了一句:“看你烦恼的样子,不是刚刚开启一段恋情应该有的表情,你在想什么?”

对此,顾凡喝了一口酒,看着周围昏黄的灯光,摇头苦笑:“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感觉好像哪里出了错。”

苏慧想了想,然后发表了她的观点:“你和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开学之后没几天,我也没想到缘分来的那么快,想挡也挡不住。”顾凡虽然这么说,但脸上没有一点轻松愉悦的表情。

苏慧察觉出来了:“你是不是还舍不得林汐,你还没有忘记她。”

“忘记她真的很难,不仅仅是初恋的关系,曾经一段时间,她就好像是我生命中一切,我为了她简直做什么都可以,只不过没想到最后……她居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让我感觉很陌生的人。”顾凡叹了一口气,心绪有些烦乱。

苏慧又说了句:“也许这个新的林汐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也许她变化并不大,毕竟我们和她没有正式接触过啊。”

这话说的有道理,但是顾凡摇头苦笑:“知道吗,我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电话,发了多少信息,我每天一早醒来就去摸手机,每天期待着她可以回复我一条,哪怕是一条信息也好,让我知道至少我做的一切还有那么一点意义,可是她都没有回我一条。”

“也许她碰上了什么麻烦呢?”苏慧说完这句,也觉得这个理由有点牵强,很难想象现在这个新的林汐会碰上什么麻烦。

顾凡点点头:“以前我也想过林汐不回我消息是碰上了麻烦,但后来一想,这样的理由是不是有点自欺欺人了,于是我决定了,不再打任何电话,不再发任何消息,如果这个新的林汐想要结束这段关系,至少我可以给自己保留一点尊严。”

春华的芬香时节

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顾凡就问了一句:“苏姐,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你身边最爱的人却一直隐藏很深,到最后你发现他的真面目后,那种痛心疾首的感觉。”

听了这话,苏慧神色微微一变,似乎被触动了内心深处的不堪往事,也让顾凡意识到问了一个傻问题。

“看来,我们有点同病相怜了。”苏慧随意笑了笑,化解了尴尬。

顾凡也僵硬点点头:“是啊,这也许就是天意,让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说完这句,顾凡举起了手中的啤酒罐,眼神示意了一下。

苏慧笑了,和顾凡做了一个碰杯,两人一起豪饮一口。

“怎么样,现在这个也挺漂亮的,你小子艳福不浅,你喜欢她吗?”苏慧的问题让顾凡一阵茫然,事实上他也被这个问题所困扰着。

看到顾凡这幅表情,苏慧也猜到了几分,又问了一句:“你和她在一起,是因为你结束一段恋情之后,正常开启一段新的恋情,还是被林汐背弃,让你内心承受打击,你需要找一份慰藉来填补受伤的心灵。”

“我不知道!”顾凡眼神一眯,透着一份寒意,让苏慧识趣,不再问了。

“好了,我先回去睡了,你自己也别待太晚,夜晚的风很凉。”说完这句,苏慧转身离开,而顾凡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眉头紧皱,似乎还在被什么困扰着。

然而离开的苏慧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顾凡,感受到那份落寂的背影,完不像是一个沉浸在恋爱中的人。

顾凡看着夜空,想起以前的林汐,忍不住傻笑了起来,也许这样对冷乐很不公平,但是顾凡知道他最爱的还是以前那个林汐。

顾凡深爱着林汐,所以只想守护在林汐的身边,从来没有想过开房这种事,即便陆依三番两次教唆,顾凡也就起了那么一点心思而已。

但是对于冷乐,没错,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是很好,顾凡也很珍惜这份感觉,可是对冷乐,第一个念头更像是一种占有,而不是守护。

甩了甩脑袋,顾凡不想承认他对冷乐是占有多于爱,也许只是因为错过了林汐,所以格外想珍惜,想抓紧冷乐吧。

感情这样的事情很难说清楚,所以顾凡不想去琢磨了,不过有件事他很清楚,他对冷乐是认真的,这一点足够了。

就在顾凡觉得可以说服自己,然后安心去睡觉的时候,突然苏慧之前的话语又在他耳边响起,冷乐是否是顾凡填补内心情感空缺,慰藉顾凡内心的人。

“好烦,好烦啊!”顾凡揉了揉脑袋,痛恨自己应该心意投入新的感情中,为什么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难道和冷乐在一起感觉不好吗,两个人在一起过的不开心吗?难道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不是开心吗?

顾凡终于决定不去胡思乱想了,于是回去睡觉,如果苏慧的房间,看到门缝灯光还亮着,顿时又想到上一次衣衫不整的样子被苏慧看到,场面好尴尬啊。

不过顾凡同时考虑到另一种情况,以后即便冷乐来了,两个人也不能在家里过度亲密了,毕竟家里还住着一个随时会回来的苏慧呢?这可不好办啊。

顾凡想着为了方便,是不是请苏慧搬出去,但这样做是不是有点重色轻友了,天知道苏慧会不会一生气就把这老房子拆了。

或者是等时机,知道苏慧值夜班很晚回来,然后就可以把冷乐叫到家里来。不过以苏慧的机警,如果顾凡一直询问夜班的事情,苏慧一定能发现顾凡心里的算盘。

顾凡想着,说不定苏慧自己想开了,找到一个更好的落脚点,她自己提出要搬出去呢,这样不是万事大吉了吗?

“老天请你一定保佑苏慧自己主动提出搬出去。”顾凡默默向上苍许愿,转念一想,感觉还是重色轻友啊,这种行为不可取。

于是顾凡想着大不了多花点钱,带着冷乐去开房,不过这开房的花销大了,应该给苏慧涨房租。

“奇怪,我怎么想来想去,还是想和冷乐……难道真是占有欲多余情爱?”顾凡挠了挠头,最好还是不费这脑子了,管他那么多,认真对待这份感情,然后开心就好。

就在顾凡想开的同时,另个一地方,冷乐没来由打了一个喷嚏,感觉有些不对,不由紧了紧双腿,说实话她现在有点害怕面对顾凡了,生怕再来。

冷夜承认感觉很好,也想再来,可是她更害怕多来几次,就彻底沦陷了,她可不认为理智可以百分之一百战胜情感。

现在冷乐听着手下人的汇报,上次失踪的那几个,依然音信无,最后联系的地方也去找了,没有一点线索,对方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既然来了,那就大大方方,堂堂正正较量一场啊,躲在暗处算什么?”冷乐刚刚说完,就听到一旁的阿海补充了一句:“好像我么也是暗中行事的吧。”

听了这话,冷乐一脸尴尬,为了化解这种尴尬,她刻意冲着阿海白了一眼,意思是说:“你这样会把天给聊死的。”

而阿海也意识到说错话了,干笑一声,立刻转移话题:“上一次你让我们做掉的那三个,我们都办妥了,部丢到海里面去了。”

“这就好,你办事,我一向放心。”冷乐说得自然是上一次她和顾凡去游乐园碰上的那几个人,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为了继续维护自己的利益,冷乐要这几个人消失。

冷乐又补充了一句:“顾凡机警来的很,如果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又碰上类似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会对我有所怀疑,你们接下来告诉下面所有人,都给我嘴巴闭紧,不要对外面的人说些什么,不要给我带来麻烦。”

对此,阿海点点头:“我早就吩咐下去了,五人一组连坐,一个人走漏风声,另外四个人也要受到惩罚,还有我查到了上次在游乐园和你发生冲突的人是谁,这个人的兄弟确实为我们做事,不过已经葬送在沙漠中了。”

“希望通过这件事,让所有人知道这里的规矩,要是对外声张,他的亲朋好友都不会好过。”冷乐又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的严格管理确实让后面没有再发生类似差点暴露她身份的事情,但她不会想到她要灭口的人还有一个幸存的。

现在冷乐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一件事上,那就是找到林汐,她的想法很简单,按照目前热恋,两人如胶似漆,还做了那样的事,顾凡肯定很想见到她,如果顾凡三天没有找她,那就说明顾凡那边有猫腻,很有可能是林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