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搜剧

“没事,我只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公会每次任务的猎人超过了4个,就一定会死人。我们这8个人的队伍,真的没问题么?”

“没问题的,我们又不是公会的人。夜明你也不算是的吧。你现在算是宗堂的人,公会的规矩管不到你的。”

但愿如此。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众人纷纷醒来,准备开始进行今日的作战计划。

他们先是侦测到了大凶豺龙的行动轨迹,然后试着把它驱赶到预设好的战斗地点。

驱赶的方式是使用火药粉来制造响动。和使用其他怪物留下的粪便来加热熏出大量难闻的气息,这在无形之中限制了大凶豺龙的行动方向。

预设的地点是一处低洼的通道,通道的两边都有着较高的岩壁和高台。

大凶豺龙被引导到这个位置之后。由于通道口很窄,所以大凶豺龙和它小弟的阵型就遭到了一定的压缩,此时在大凶豺龙身边和前面的小弟,可能只有四五只左右的样子。

在黄毛中分哥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过预设的伏击线之后。在高台两侧的早就等待多时的众人。就把事先准备好的滚石推下了高台。

绿色世界潇洒动人的她

石头直接截断了整个通道,把大量的小凶豺龙阻隔在了中分哥的后面。然后大家各就各位,按照自己的战术定位开始工作。

这一次做跳骑工作的人是青岚,他像之前的白夜明一样,从高台直接跳到了中分哥的头顶上,然后开始用自己手中的剑输出。

不过他主要攻击的地方是耳后到脖子那一片。因为计划中他的目的是想要中分哥吃痛,然后条件反射般地向前蹿去。中锋哥十分配合,依照计划行事一头撞在了石壁上,顿时就头晕眼花,失去了平衡,侧倒在地。

佳玉的首要任务是和白夜明一起处理放过来的几只小凶豺龙。她装作一副自己在运用天赋冻住了小蜥蜴们,然后砍死了它们的样子。

实际上她做的事儿就是泼水,然后直接上去砍就完了,白夜明远远地补上了施法。只是两个人配合的默契让这看起来像是起到了偷天换日的效果。

文西仍然承担了最为重要的位置,他持盾顶在了中分哥的前面,用手中的长枪限制中分哥移动,尽可能的为身后不远处的新阳争取时间。

新阳在看到中分哥撞墙倒地之后,就可以开始铺设麻痹陷阱,看他腰间携带的工具,很明显他是打算造一个陷阱阵出来。

白夜明一边配合佳玉施咒,另一边也移动到了中分哥后腿的位置,用大剑对它的尾部进行成吨的输出。

当然他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他对怪物的菊花有什么特别的嗜好。而且因为他要时刻注意石球和两侧高台的这道防线,如果有什么东西越过来了,他要使用时间停止缓上一手,以免影响到正面战场。

在这道高台防线上。闻英一马当先地跳到了石球的另一边,站在了通道的正中间,将群龙无首的小凶豺龙群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了自己的身上。

尚可和率东两个弓手一直站在高台上,他们的任务就是点杀任何企图通过高台和石球的生物。

因为昨天的实践表明,他们弓箭的威力射在中分哥的身上,就跟刮痧一样没啥区别。所以与其浪费时间,体力和弹药。不如好好地欺负一下这些中分哥的小弟。

战斗按照预想的计划进行的非常完美,并且在中分哥站起来之后瞬间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文西有些吃力的顶住中分哥的位置,因为它已经发现了自己处境不妙,并且孤立无援。所以拼命的想要向外冲去,这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但所幸的是。佳玉在清理完它的小弟之后也腾出手来,与自己的师兄青岚一起对在头部左右两端进行猛烈的输出。

很快地,中分哥的脸颊上,眼睑上,以及耳廓上就出现了很多细碎的伤口。这些伤口让中锋哥不能完集中它的注意力。所以过去了很久都还没有冲出文西的掌控范围。

白夜明在它的身后的攻击也颇有建树,在尾巴与后肢形成的虎口上劈开了一处很深的伤口。

那个地方的组织结构和人的虎口差不多,是由两层皮肤与鳞片组成的,并没有太多的骨头。

白夜明就着这道伤口,不停的往尾巴根的位置砍去。白夜明原本的作战计划里就是要在这里砍废它一条后腿或者砍掉它的尾巴。

前者会让它丧失行动很大一部分行动能力,后者会让它整个身体处于长期失衡的状态,对于之后的狩猎都具有着非常大的意义。

白明在刚才用几刀试探了一下后腿的坚硬程度,发现即便是手中已经达到了绿色斩味的大剑,仍然很难奏效。反而是尾巴的部位相对比较柔软,于是就决定要把它的尾巴剁下来。

而闻英,尚可和率东的三人组的任务进展是最顺利的,他们构成的铁三角稳稳地守住了这处通道。

大部分的小凶豺龙都直接去找闻英的麻烦。只有极少部分想起可以跳上两侧的高台来曲线救主,然而刚刚它们的露头之时,就变成它们的丧命之时。一来二去,就没有傻龙还敢上高了。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文西有些吃不住了。他表示需要缓一缓,于是按照计划吹了个口哨,让大家做好身体和心理准备。

只见文西把盾牌向着自己的身侧倾斜了一下,然后做出来撤步。大凶豺龙就立刻找到了机会,一下子拱开了问西,然后飞快的向前窜了出去。

但是它没有跑出几步路,就一脚踏在了新阳早已准备好的麻痹陷阱上,顿时浑身开始抽搐了起来,动弹不得。

白夜明提溜着大剑,紧赶慢赶的追上了大凶豺龙,他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一刀劈进了尾巴根处的肉里,然后使劲下压,压不动的时候他知道是已经砍到骨头了。

白夜明的力量终究还是有些不足,他如果真的想要把尾骨砍断的话,需要在同一个地方反复击打数次,但是显然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了。

然而正在此时,缓过劲儿来的达西离白夜明的站位非常贴近,他立刻明白了白夜明遇到的困境。

于是乎,他立刻左手扔下长枪,然后搭上右手,改为双手持盾。冲着白夜明的方向就是一个助跑加速。

等他已经到了白夜明的身边,一个跳起前倾,把整只盾牌还有自己的体重都狠狠地压在了白夜明的剑背上。

白夜明听到自己剑刃上传来了刺耳的刮擦声,以及咔嚓一声。大凶豺龙的尾巴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彻底斩断了。

白夜明不得不为文西的这波操作打个满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中分哥从麻痹中挣脱出来,一声哀嚎,然后淌着血,尾巴上带着碗口大的横截面,就这么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