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app最新版下载

让大黑鸠占鹊巢,取代七神,成为七神教会的信仰,是丹妮的希望。

希望并不渺茫。

七神只是七根木头,即便大黑“以下犯上”,也没有真实不虚的力量来制裁他。

其次,奴隶湾也有七神教会。

只是时间太短,信徒的质量与数量远不如维斯特洛,几乎没有信仰之力累积。

如果丹妮总主教找到让大黑取代七神的法子,她能立马在奴隶湾七神教会中提升大黑的地位。

最后,大黑不是一个人一条龙在战斗,他有个非常牛掰的妈妈。

如果龙妈妈愿意,能轻易拿下维斯特洛的七神教会。

这点就与红神教会不一样了,强势如红袍女巫,也没法掌控红神教会。

因为拉赫洛真实不虚,教会的真正的boss永远是拉赫洛。

至于大

麻雀

没有利益冲突时,他是龙女王的好教友,可以帮她折腾瑟曦一干人。

俏丽美人古朴经典古装秀

两人真出现矛盾,龙女王阴死他、强杀他,都不会带半点犹豫,更不会有一丝心理负担。

说到底,龙女王从来不是大

麻雀的真朋友,她甚至不是七神信徒。

发展七神教会,担任总主教一职,完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

她需要教会为她的坦格利安王朝服务。

所以,当涉及她的核心利益——大黑未来的成神之路,她能够对大

麻雀冷酷无情。

如果丹妮宣称不要铁王座,只需入主贝勒大圣堂。

连兰尼斯特都会真心鼓掌欢迎。

七神信徒也不会有意见,甚至更喜爱这位“虔诚而仁慈”的龙王教宗。

掌控了七神教会,上边又没有真正的七神,那她还不是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问题的关键在于,她不知该如何折腾。

如何折腾,才能让她的好儿子大黑得到七神的“人设”(神职)?

难道直接对人宣称:大黑是七神转世?犹如耶稣之于上帝,是七神之子?

这太扯淡,连丹妮自己都无法信服,如何让信徒真心承认?

这一日,小白从西方接来两个人,大螃蟹伊里斯·赛提加和第四白骑士加尔斯·海塔尔。

龙女王为他们举办了异常隆重的宴会,阿斯塔波城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都被邀请。

连凯渊的胖太监贝沃斯也被大黑拉了过来。

当着大家的面,丹妮将一柄名为“斩浪”的瓦钢剑送给加尔斯。

然后大熊为他披上白袍,贝沃斯帮新兄弟穿上白釉铠甲。

入伙仪式,正式完成。

大螃蟹没得到瓦钢剑,只被女王加封爵士爵位,同时授予第一舰队总司令的职位。

这也算位高权重了。

可他看着并排立女王身后的三个白骑士,心中竟生出一股加入其中的冲动——至少也能常伴女王左右啊!

小伊耿端着一杯橙子酒,意气风发走到大螃蟹身边,自我介绍道:“赛提加爵士,我是伊耿,伊耿·坦格利安,雷加之子。”

提利昂天天拉,腿上的灰斑却也一天天消失,很显然,成熟的灰鳞病解药很快就能研究出来,伊耿又看到了希望。

今晚他的衣着特别华丽。

草绿色的天鹅绒上装,腰间围一条镶嵌紫水晶鳞片的龙头宽腰带,锃亮的修身皮裤,柔软的鹿皮高筒靴,额头处黄金锻造的三头龙发箍与银色半长头发金银相映。

几乎是宴会上最亮眼的仔。

“殿下,您好。”大螃蟹眼神怀疑地打量对面青年。

的确有坦格利安标志性的银发紫眸,气质也还不错。

只不过,伊耿早就被泰温摔死,大家都知道。

这小子真不是骗子?

听说他还大逆不道,想娶自己姑姑?

即便接连有克林顿、亚夏拉和龙女王背书,大螃蟹还是觉得小伊耿值得怀疑。

实在是,“八爪蜘蛛不可信”,几乎成为七国贵族间的谚语。

伊耿轻轻晃动酒杯里的浅黄色白兰地,意味深长道:“我姑姑丹妮莉丝承诺过,会帮我争夺铁王座。”

“我知道,她也对我说过,会将斩杀异鬼王的机会留给您。“

大螃蟹态度彬彬有礼,却没给出特殊的回应。

这与伊耿期望的不一样。

他觉得自己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赛提加理应向铁王座上的坦格利安效忠,而他是铁王座第一继承人。

难道这位伯爵家的长子不该向他表明忠诚吗?

他不由皱起眉头

“我姑姑有五条龙,她还答应让我驯服大黑。更别提她马上就能锻造出数千柄瓦钢剑,有龙,有瓦钢剑,杀异鬼王并非难事。”

伊耿扭了扭被衣领紧勒的脖子,强调道:“我会是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国王。爵士,我需要赛提加与蟹岛的效忠。”

驯服黑龙?

大螃蟹看向伊耿的眼神很奇特。

“我和我父亲、兄弟,早已向坦格利安宣誓效忠。”

“我说了,赛提加该向铁王座上的坦格利安效忠。”伊耿低声道。

“您想要什么,让赛提加的船队护送您去长城?”

“我去长城干什么?”伊耿疑惑道。

“不杀异鬼王,如何登上铁王座?”大螃蟹反问。

“我”伊耿被噎了一下,有些生气地说:“‘终结长夜者为王’的誓言是我姑姑发的,与我无关。”

“您要女王背誓?只怕不可能吧?”

突然的,大螃蟹看伊耿眼神中的三分怀疑化为四分鄙视。

伊耿有些烦躁地左右张望一下,的确有很多人看过来,但都很有礼貌地隔开一段距离,为他俩让出谈话的空间。

“爵士,我直说了吧。我姑姑拥有奴隶湾,但我不傻,知道她青春年华,未来必有子嗣,奴隶湾不会属于我。

碍于誓言,她甚至给不了我更多的帮助。

所以,我需要力量,自己努力去争夺铁王座。

而且我的继承权在丹妮莉丝之前,她也认可了这一点,那七国属于坦格利安一方的势力,为何不向我效忠?帮我复国?”

“殿下,很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了您。”大螃蟹干脆利落地拒绝。

“为什么?”

“我现在是奴隶湾第一舰队总司令,我已经向女王效忠。”

伊耿瞪了大螃蟹一眼,很不甘心地离开了。

白骑士册封典礼完成,伊耿又把一脸亢奋的“灰铁”加尔斯拉到一边。

“殿下,您找我什么事?”

加尔斯·海塔尔还沉浸在被女王加冕为白骑士的巨大荣耀当中。

他有种重走叔公“白牛”杰洛荣耀之路的幸福感,此时十分兴奋。

“加尔斯爵士,某一日我会回归维斯特洛,海塔尔家族能否为我提供一些帮助?”伊耿直接道。

“不能。”加尔斯脸上的激动表情渐渐消失,也很直接地说:“殿下,您该明白,即便都是坦格利安,也分派别。

很明显,海塔尔已经属于女王一党。

您与其找我这个脱离海塔尔家族的白骑士,不如去询问女王陛下,她的意志即是海塔尔家族的行动方向。

她说让我们帮您,您不来找我,我们也会倾尽力,肝脑涂地。”

“你”伊耿脸都气红了。

加尔斯本不该说得这么透彻,但他此时的身份已经发生改变,从海塔尔家的次子,成为只效忠女王的白骑士。

对王室成员,他要忠诚直谏,不能撒谎,也不能像大螃蟹那样敷衍。

待加尔斯告辞离开,小恶魔脚步蹒跚地走到独自生闷气的伊耿边上,低声道:“你在想什么?现在你吃着你姑姑的饭,喝她的酒,穿她的华服,却偷偷挖她的墙角?”

小恶魔脸颊凹陷,蜡黄的皮肤几乎贴在头骨上,衬得眼窝又深又大,犹如骷髅头里升起两盏昏暗的烛火。

他的身体也消瘦得十分厉害,几天前还无比熨帖的黄马褂,此时却好似一张麻袋套在木桩子上。

本来提利昂是不想出来参加趴体的,他大病未愈,只想躺在床上休息。

可龙女王希望他出来做个例证,证明灰鳞病解药已经研究出来,让城百姓彻底安心。

所以,提利昂上身黄马褂,下身却是短四角裤,一把就能将裤头撸上来,让众人看清他灰斑渐消的大腿。

嗯,他已经像展品一样,向很多来宾展示过芦柴棒似的大腿。

“我这不算挖墙脚吧,她承诺过,支持我登上铁王座。海塔尔、赛提加早晚要向我效忠。

而且,我了解我姑姑的为人,她和蔼可亲,为人极其大度,对我严厉却不严苛。

如果她是一位像我祖父那样疑心重的君王,我保证,我现在比鹌鹑都老实。”伊耿道。

“也许吧,”提利昂耸耸肩,“但她也说过,无论谁登上铁王座,龙石岛都是她的封地。”

伊耿点头道:“这个当然,风暴地、河间、北境已经没有主人,高庭提利尔和西境兰尼斯特也许会再倒下去一个,甚至两个。

未来七国将空出大片无主领地,只要她的后人发誓永远向我效忠,别说龙石岛,再分一块、两块领地给她也不算什么。”

“你真慷慨!”提利昂瞪圆骷髅眼,讥讽道。

伊耿仰起脖子,骄傲地俯视侏儒:“小恶魔,如果你能展现足够的才能,也许我也能慷慨地把凯岩城交给你。”

“抱歉,我现在是龙女王的臣子,虽然我很不喜欢‘野火将军’这个职位。”提利昂摇头拒绝。

眼见伊耿就要发怒,他又立即补充道:“小王子,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封臣的封臣不是国王的封臣。即便龙女王的子嗣向你效忠,我们也是他的臣子。”

“我知道,但我也没办法啊!我需要自己的势力,我不能一直在我姑姑家吃白食。”伊耿压抑着怒火,咬牙道。

“你姑姑太强势,最多能成为伙伴,不可能当你下属,她的封臣自然也不是你的下属。

但你还有一位亲戚,有力量,却不强势——特别是在你有个威压天下的姑姑的前提下。

借力打力,皆你姑姑的威势,慑服他,收服他。”提利昂耸耸肩,语气轻松道。

“谁?”伊耿急切道。

正在这时,一名无垢者快步进入花园,在丹妮跟前单膝跪下,道:“陛下,有海船不听劝告闯入码头,为首之人自称昆廷·马泰尔爵士。”

“呃,还没说他,他就来了。”提利昂呆住了。